周小川首提宽松结束 新式稳健货币政策上路

编辑:周纯
时间:2017-03-26 18:33
阅读:300

3月26日,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已进行到最后一天,前一晚的大雨,让博鳌小镇褪去燥热。近来席卷银行间市场的寒意,悄然降至博鳌小镇。

早上8时许,东屿宴会大厅门口已经排起长队,因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,即本届博鳌论坛最重磅的嘉宾之一,即将现身,参与讨论最为外界关注的货币政策话题。

人群中一阵骚动,在多名安保人员的簇拥下,69岁的周小川疾步走入会场。在门口,一位知名机构人士拦在他身前,和他握手:我是专门来听您的(演讲的)。而作为同一场论坛的讨论嘉宾,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李稻葵在开场中就声明,他会尽量简短发言,以便让大家有更多机会倾听周小川的演说。

用一口流利的英文,周小川一共回答了五个问题。其中,他首次提到,全球的量化宽松已经结束,货币政策造成的资产泡沫不是预期的后果,而是必要的取舍。他再一次重申,当前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反应有点过激。

量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

周小川认为,在多年的量化宽松之后,当前已经到了周期的尾部,“货币政策不再是宽松的政策。”

他介绍称,中国曾采取适度扩张的货币政策,来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,在2000年年底的时候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宣布,重回谨慎的货币政策。在他看来,全球的复苏经过了很多曲折,比如主权债务危机在欧洲仍然没有解决等问题依然存在,因此货币政策的调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

“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但是我认为,这个方向就是要看到货币政策的限度,要认真地去考虑什么时候如何离开这种货币宽松的周期。”

关于再通胀问题,周小川表示,他已经在一些国家看到了再通胀,但从全球来看,做任何判断还为时尚早,虽然有些国家商品市场已经出现价格上扬。他建议保持审慎的态度,来对待再通胀的现象,“我觉得这和货币政策的制定,是有直接关系的。”

他强调,在这么多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,全球很多国家已经放弃了流动性,虽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已经开始紧缩他们的政策,但是这个紧缩的过程仍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

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

在这场讨论会上,包括巴基斯坦前总理Shaukat AZIZ、迪拜金融服务管理局CEO Ian JOHNSTON在内的多位参会者均认为,当前货币政策能带来的影响已经达到极限。

对于“货币政策无效论”,周小川认为,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,不能认为量化宽松政策能治好每个国家的疾病。在他看来,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将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“即使财政上的指标不是很好,我们还是必须继续用财政手段、财政工具,大家会再度看到某些国家开始强调财政政策和结构改革。”

周小川介绍称,中国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:从长期改革来看,中国已经由过去特别依赖出口,转变为强调拉动内需和家庭需求;中国加大了对基础设施的投资;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也大大提高。

中国2016年开始实行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政策,减少库存,减少债务杠杆率,减少企业的运行成本,这些都是中短期改革的关注点。

不过,他强调,“也不是说货币政策完全没用,无法促进结构性的改革。”货币政策虽然是用来调整总量,但也可以有一些创意,如利用一些货币工具来鼓励或者是支持某些行业,把钱导入一些战略行业,帮助其进行结构性改革。

“在中国我们希望能制定一些政策,鼓励农村地区的贷款,以及小企业贷款,但是成效还要拭目以待。”周小川称。

资产泡沫是不可预期的结果

以过往的经验来看,宽松之后伴随而来的是通胀。周小川纠正道,“我们不应该说宽松的货币政策制造了通胀或者资产泡沫,这个应该是不可预期的后果。”

他进一步解释称,虽然经验表明,当货币政策比较宽松的话,很可能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或者某些资产泡沫,可能是金融市场 的,或者是房地产市场的,或者是其他地方的资产泡沫。

他强调,尽管如此,还是需要做出取舍,因为全球需要走出金融危机,从危机中复苏,货币政策也许会造成这种不良的后果,但我们还是要关注“经济复苏的这一面”。

他再一次提到,近期公众对于货币政策特别关注。在周小川看来,因为公众是消费者的同时也是投资者,他们投资了股市、房地产市场,也购买了金融产品。“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反应似乎有点过激,”他说,他预期过了这段时间之后,公众会有更理性的认识。

此前,在2017年两会记者会上,回答央行近期频繁使用各种工具的意图时,周小川也提到,中央银行工具箱的工具确实比较多,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、引导预期,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,但是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、价格都要做出过度解读。

新式稳健货币政策上路

2016年2月26日,在上海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,周小川提出,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,还要不断观察适时动态调整。这是央行首度提出货币政策 “稳健略偏宽松”。

而一年之后的两会记者会上,周小川表态称,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。 “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多,‘大水漫灌’其实对经济有害,会导致通货膨胀、资产泡沫等问题。同时,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也更加有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今年要求企业‘三去一降一补’,货币政策太松压力就不够。”

李稻葵在发言中也提到,在他看来,周小川行长治下的货币政策其实是非常宽松的,“他希望通过货币政策来支持改革流程。”比如去年M2货币的增长为11.3%,这比原来计划的低了约2%,这也是支持实体经济的改革和再结构化。

过去几个月的时间,央行几次上调货币工具的利率。继1月底、2月初中期借贷便利(MLF)和央行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上行10BP之后,3月16日央行逆回购和MLF中标利率再次上行10BP,外界一度用“变相加息”来形容此次调整。

对此,央行在官网澄清,此次公开市场逆回购及MLF中标利率上行是市场化招投标的结果,中标利率上行并不是加息,观察是否加息要看是否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。

此外,住房信贷政策在过去一年的调整,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中国货币政策的转向。在前述的上海G20峰会上,周小川曾提到,个人住房贷款是比较安全的信贷,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,今后可能会考虑给银行更多自主权。

一年后的今天,北京等多地近期出台了史上最严厉的限贷政策,央行对银行的信贷政策进行窗口指导,要求控制住信贷规模,防止住房信贷过快投放。

当主持人问到:当下一次金融危机出现时,全球会不会依靠“直升机撒钱”的方式来解决危机?周小川笑答,他希望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,应该用非常严肃的解决方案,如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来解决危机。在他看来,也许负利率都会成为,比直升机撒钱更有用的选择。


▪ 行业新闻
▪ 行业风险
合同法实务

1小时30分钟¥198.00

股权投资法律风险及其防范

1小时30分钟¥99.00

知识产权战略与运营管理

1小时30分钟¥99.00

企业合规热点问题与案例讲解

1小时30分钟¥99.00

商业合同谈判技巧

1小时30分钟¥99.00

知识产权全流程管理

1小时30分钟¥99.00